• 土狗联盟宠物医疗总群-两千人群 194166563
  • 土狗爱好者联盟超级群二群 30098149
  • 土狗爱好者联盟杂谈群一群 72779157
  • 传染病防治:犬瘟和犬细小综合帖
  • 皮肤病防治:螨虫和皮肤病综合帖
  • 寄生虫防治:体内外寄生虫防治综合帖
  • 养狗,必须知道的基本常识
  • 论坛精彩文章推荐和导引(持续更新中...)
  • 怎样发贴、回帖、音乐、视频
  • 返回列表 发帖

    重发:不亲主的拽狗儿

    重发:不亲主的拽狗儿

    鉴于群友发图不发贴,本人常当二传手。某群友的英文名,里面O多,我就叫他““鸡蛋多””,他发了一条自己的养的东莞狗,有点独特,是条三角型耷耳的黑狗,这种耳型在珠三角罕见,于是,以‘“鸡蛋多”的东莞狗’发到了广东论坛

    就在发贴的稍后,“鸡蛋多”有事问我,加了我为好友,我们进行了私聊。不可思议,背景一了解,小黑不是一般的狗,非常的不听话,既不近人也不亲主,居然是条养不亲的白眼狼。

    那还是狗吗?小黑当然是条狗,不过,性子暴燥,狗主在它小时打过它,从此,吃可以吃你的,却时候防范着主人的拳打脚踢,惊弓之鸟,让你摸到它的机会都不给,离你远远的。

    无独有偶,这情况我也是碰到过。但有所不同,我不是打狗,而是狗让我打针,洗澡,特别是扎狼趾,把“桃眼皮”弄痛了搞怕了,可以说,三个月大之前,它像一个游荡的野鬼,有吃就来,吃完就溜,宁可睡在隔壁店口。

    犬和犬主的关系僵持到这一步,我叹气又生气,抖到群里,狗友光头和老命指出:狗认了你是第一主人后,任你打骂皆可,在此之前的伤害只会隔离感情,让狗无法产生托负终生的信赖。

    解玲还须系铃人。我对桃眼皮释放了大量的亲和信息,给吃以外,其它信马由缰,可改观并不大,它依然故我,并且恼火,它是老大,把新来的小兵都带得目无组织纪律,既然如此不得狗缘,我失去了信心,准备送人。

    偏偏,没人要。当然,这种无奈的群内叫喊,未免有点苍白,但我是动了真格,就近自提,有人要了就送。广州土狗群叫了,人在广州的探索就知道此事,他说我的狗有狼趾,不符合湖南人选狗的习俗。

    气歪歪,白送都没人要,烦了,养着就养着。这狗,来之不易,几上太和狗市才碰这么一条,狗贩称之五红狗,说做生意懂养狗的就养这号狗。“桃眼皮”,身材匀称,毛色金黄,苗子是根好苗子,看家不关他的事,但吓猫扑鼠却乐此不疲。

    狗对狗主保持距离,最难管理的是晚上叫它进店。似五月野草,狗发育很快,虽然月份不大却貌似大狗。成天不归屋,我不挂记吃狗肉的挂记。可我叫它,你进它退,一跺脚一挥手:“你滚!不要你了”。它似乎听懂了,死皮赖脸,你回去他也跟着你的后脚进了屋。

    跟小黑又所不同,我这条狗很社会化,不亲我但亲人,从小在街道上斯混,与狗为善,没被人打过,谁都可以摸它,防人意识几无,跟它吹个口哨,欢喜得不得了了,特别和小孩子相处得很好。对门店主只跟我投诉,拉屎拉到店门口,打又不好打,怕说是打狗欺主。

    宽容意味放纵,性子搞野了,成了老油头,我把它关了几夜在店外,狗拿耗子的游戏玩够了,想回家,没门!扒门也不理,任他呜呜个饱。吃闭门烫,记性虽不长,但彻夜不眠的滋味也有它好受的,早上一开门,第一时间溜了进来,寻个角落补大觉。

    尽管如此,关门打烊叫它回家,还是无计可施,我恼差成怒,干脆打死算了,捻条牵狗铁链,“啪”地招呼过去,“桃眼皮”身手敏捷,躲闪得相当快,铁链在水泥地下砸出火花,打没打着,却吓得它屁滚尿流做鬼叫。它的尾巴从来都是竖着的,但这回,我看到了它挟着尾巴的熊样。

    杀气腾腾,我追它跑,怪了,狗不远跑,转个圈子往店里跑。我进来,它主动趋前,呜呜地发声讨好,尾巴身子摇成了‘S’型,舌头舔啊舔的,完全是一付低头认错的态度,心一软,火气就散了。但我从此知道了,“棒子底下出好人”,再犯老毛病,撑衣杆敲一敲地响,它乘乘(八字不要打不出)地回来了。

    从狗的心理学分析,小黑打怕了,桃眼皮却一打就怕,问题的界限,正如出主意的狗友所说,在于狗有没有认你为可靠主人。桃眼皮从前面的怕我躲我到后面的不怕我有一个缓冲过程,给了它思想的沉淀时间。也就是,渐渐地认可了我信赖了我。

    我的烦恼解除了,现在轮到“鸡蛋多”如何去拆除他和小黑之间的墙。在这世上,我相信有忘恩负义的人,决没有忘恩负义的狗。狗打不亲,越疼它,它反而越怕你,越怕失去你的爱。桃眼皮的前事就是例证,招之即来挥之即去,它现在可是一条我非常喜爱的狗了。

    嗯,狗的心理大部都是实践中得来的,但真正要揣摩狗的真实心理是要费很大心思的,也需要有一定悟性和灵感。93年我养的土松“忽忽”在回青的路上遭受我一群“狐朋”的奚落(忽忽被狗贩扮成肉沙)到家当夜又挨了我几刮子,忽忽应是一月出头的小狗,但也给它幼小心灵流下了深刻记忆和极大创伤,在“忽忽”与我短暂8个月的相处中,与我的隔阂始终是有的,我们经历好久的心理暗战,但当我遭受两只大狼犬威胁的时候,“忽忽”还是奋不顾身的来保护我。在“忽忽”短暂的一生中可能从未视我为是它可以依赖和信赖的主人,但还是倾注了狗与生俱来的对人的感情和责任。

    TOP

    返回列表